螺矿分化折射出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7-09

螺矿分化是中国从旧产业向新产业过渡的标志。

2019年已经过了一半了,今年上半年最耀眼的品种铁矿石涨幅巨大,主力合约从480附近上涨到900左右。铁矿上涨这么多为什么螺纹没有跟着上涨这么多?铁矿上涨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把时间拉回到三年前,在经历了2011-2015年的连续下跌之后螺纹跌至1600多铁矿跌至280多,在2016年都迎来了大幅上涨,螺纹指数从1616上涨至年末最高3539,铁矿指数从282.5上涨至年末最高656.5,铁矿的涨幅远大于螺纹,这个很好理解,在2016实行供给侧上游去产能下游去库存,下游的去库存主要是涨价去库存,当下游的货币和地产同时发力的时候这时候钢厂开始主动补库存对铁矿的需求会更旺盛,因此原料端的涨幅远大于成材端。

把螺纹和铁矿过去三年的走势做个对比很容看出来,螺纹上涨了34个月,铁矿上涨了14个月,铁矿的高点在2017年2月,螺纹的高点在2018年10年。而螺纹2018年4月至2018年10月的这段时间的上涨主要来自环保限产压缩供给以及地产余温。(中国很多城市的房价高点都在2017年)如果去掉这段时间,那么螺纹的高点应该是2017年11月,而对应铁矿的低点正是2017年10月。这个时间点正是19大结束的时间。那么可以看出螺纹和铁矿的分化时间始于19大。

十九大对房地产提出了最重要的影响“房主不炒”从政策方面基本定性了房地产的职能。

螺纹在去年四季度下跌的时候跌幅达到30%左右,而铁矿跌幅仅有10%多一点。两者的差距在后供给侧时代的反射,螺纹的利润在经过供给侧改革后利润大幅飙升最高达到1000多,在高利润趋势下扩大产能成为首要选择,行业兼并重组也将是未来的趋势。在钢厂扩大产能的时候对铁矿的需求必然会上升,今年的矿难只是铁矿上涨的催化剂并不是主要决定因素,即使今年没有矿难铁矿照样会上涨,矿难只是推高了绝对价格。主要原因依然是中国在后供给侧时代的产能扩张。

当钢厂扩大产能的同时,下游的地产拐点已经出现了,无论是从政策端还是资金端都在压制地产,上游的铁矿在钢厂产量飙升和铁矿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价格继续飙升,夹在中间的钢厂利润被削弱是必然的。

如果把19大认为供给侧之后是政策对地产的首次制约,那么后面的的手段就是对前面的证真,钢材最依赖的地产如果出现了周期拐点,钢厂在最不适当的时间段选择了产能扩张,后面可以想象新一轮产能过剩和行业负债重启可能越来越近了。上游的铁矿必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如果把19大认为供给侧之后是政策对地产的首次制约,那么后面的的手段就是对前面的证真,钢材最依赖的地产如果出现了周期拐点,钢厂在最不适当的时间段选择了产能扩张,后面可以想象新一轮产能过剩和行业负债重启可能越来越近了。上游的铁矿必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中国20年的大基建时代越来越接近尾声,未来钢厂的希望在于出口。

从08年金融危机到2016年供给侧改革,居民部门加杠杆的空间在不断缩窄,从2011年之后中国经济已经连续9年处于下滑之中,而地产、基建对经济的刺激作用越来越弱,当老产业、旧产能退出历史舞台,新产业成为经济的主导国家才能再次强大。美国当年也经历过类似的时间段。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宗内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