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增速换挡角度理解商品价格的变动

发布时间:2017-11-23

经济新常态的一个特征就是增长速度换挡,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在转换的过程中,我们一方面面临着速度的调挡,另一方面还面临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增长动力的转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正确地去理解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它是经历了五十几个月连续负增长之后的一次市场调整行为,可能有些领域的价格略高,但还是属于恢复性的增长。

上世纪70年代,日本政府增强对环境的监管对于消费者物价指数的影响仅从年均8.3%上升到了8.4%。因此,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因素有很多,环保督察只是其中之一。

多重因素推涨大宗商品价格

首先,从2017年以来,宏观经济走势整体好于2016年,从需求端为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提供了动力。其一,GDP同比增速回升。2017年前两个季度,GDP同比增速均为6.9%,高于2016年同期和全年水平。其二,工业生产持续回暖。2017年2月至8月,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保持在6.8%左右,比去年同期持续高出接近1个百分点。其三,进出口总额显著增加。2017年以来,中国进出口金额同比增速由负转正,累计同比增速保持在10%以上。2017年1月至8月,以人民币计值的出口贸易累计同比增速为13%,大大高于2016年同期的-1%。同时,2017年1至8月进口增速为22.3%,显著大于出口增速,表明国内需求比较旺盛。其四,需求好转叠加了供需两端的区域性错配。在整体运力有限的情况下,地区性的产品供给无法及时应对全国性的需求好转,这就导致部分地区的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快速上涨。

其次,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领域有三个方面,分别是钢铁行业、煤炭行业、火电行业。2017年前8个月,煤炭行业已经提前完成了全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任务,钢铁行业更是超额完成了20%的任务。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加快了行业去产能和市场出清的进程,因此从供给的角度来看,相关大宗商品行业的生产能力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与此同时,国际相关市场的供给收缩也影响到国内相关大宗商品的价格。从全球市场来看,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从2011年以来已经持续经历了近5年的熊市。特别是有色金属和黑色金属的价格,更是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持续下跌。相关行业早就开始了行业出清的进程,许多生产能力不足的供应商开始逐渐退出市场。受世纪矿(澳大利亚)和Lisheen矿(爱尔兰)于2015年下半年关闭,以及嘉能可在2015年减产50万吨的影响,2016年全球锌精矿产量同比下降5.0%。同时,还有一些矿山也因为种种原因出现了暂停或保养。可以说,即使没有中国实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也在自发进行供给收缩,进而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提供支撑。

最后,除了供需方面的因素,游资的涌入和市场对政策的预期也放大了产品价格的波动。当前,货币政策始终保持稳健中性,金融监管日渐趋严,传统的资产配置的难度在增加,且收益率在下降。因此,投资基金需要重新配置大类资产,不少投资者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有基本面和政策面双重支撑的上游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在投资者不理性的情况下,部分投机行为进入现货市场和流通领域,导致大宗商品的持仓量在今年二季度有一些明显的异动和变化,对短期的价格形成一定的支撑。

价格上涨存在行业差异性

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和煤炭行业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大力削减落后产能。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要求全国所有煤矿按照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生产能力组织生产。2016年下半年,受煤炭供给缺口不断扩大的影响,煤炭价格呈较快的上涨趋势。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煤炭价格从1月至2月的375元/吨上升至12月份的595元/吨;截至2017年7月14日,价格又上升至623元/吨。

进入2017年以来,粗钢的产量实现了同比正增长,4月以来原煤产量也开始同比正增长。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大数据库2017年1月至8月的中国原煤产量统计显示,2017年8月中国原煤当月产量达到29076.9万吨,同比增长4.1%。2017年1月至8月中国原煤累计产量为229999.9万吨,与2016年同期相比,增长5.4%。显然,这种“量价齐升”的现象无法用“环保督察-产量减少-价格提高”的逻辑加以解释。

建材行业的产品价格上涨反映了多因素的交织,其中环保督察只是其中一个因素。从行业层面看,产品价格增幅并不高,今年1月至8月份,非金属的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仅上涨了6.6%。其中,水泥的价格同比上涨23.5%,但其中更多反映的是基数效应。与此同时,建筑材料虽然是房地产和基建项目的投入产品,但这些材料的成本在房地产成本中的占比非常低。单一品种的材料价格上涨10%,实际上对下游行业的影响并不大。

造纸行业产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动力来自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和人民币汇率波动导致的进口成本增加。煤炭、化工原料、纸浆等原材料价格上涨非常明显,这直接推升了纸的生产成本,从而反映到价格上。同时,对经济好转的预期也反映到了订单价格里,进一步推升了现货价格的上涨。此外,因环保督察,纸箱厂限产检修,部分区域供给能力下降,供不应求,要靠邻省填补供给缺口,导致区域不平衡,价格上升。

有色金属行业产品价格上涨的原因与造纸业类似,但有一点值得重视,那就是经济的周期性回暖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支撑力。这与造纸行业有明显的区别。从今年来看,有色金属产品的消费情况持续向好,家电产品、家庭装修用到有色金属原材料的使用量都大幅增加,新兴产业和基建项目对有色产品的消费也大幅度地增加。此外,有色金属还有比较强的金融属性。随着世界各大央行货币政策整体趋近,这对有色金属价格也会产生比较显著的影响。

在国际上也有类似案例。上世纪70年代,日本政府增强对环境的监管对于消费者物价指数的影响仅从年均8.3%上升到了8.4%。综上可知,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因素有很多,环保督察只是其中之一。自2016年7月以来,全国范围内正式开展大范围的环保督察,重点督察行业与供给侧改革涉及的行业有高度重合。相关行业会受到环保督察和去产能的双重影响,产品供给能力受到一定的影响。不难看出,早在环保督察之前,相关行业就面临去产能的压力。

周期性波动与环保督察执法

要正确理解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经济新常态的一个特征就是增长速度换挡,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在转换的过程中,我们一方面面临着速度的调挡,另一方面还面临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增长动力的转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正确地去理解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它是经历了五十几个月连续负增长之后的一次市场调整行为,可能有些领域的价格略高,但还是属于恢复性的增长。比如,从通胀态势来看,今年1月至8月份的PPI同比上涨了6.4%。但是,在6.4%中,有80%是由于翘尾因素拉动的。此外,当前价格的涨幅还未真正引起全社会的通胀。2017年1月至8月,M2仅增长了8.9%,从货币发行的角度分析,我们可能还不具备通胀的基础和环境。

要正确认识环保督察执法对市场的促进作用。环境保护部李干杰部长指出:很多地方把中央环保督察当成推动绿色发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很好契机和动力,借此机会加强企业的污染防治,内化环境成本,让守法企业有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尤其是整治那些散、乱、污企业,比较好地解决了一些地方突出存在的“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大大提升了这些行业产业发展的规模和效益。一批没有环评手续,没有得力环保措施,经营不善的企业逐渐退出市场,为环保表现良好的企业腾出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以钢铁行业为例,随着落后产能淘汰以及“地条钢”的取缔,钢铁行业利润大幅上升,2017年上半年吨钢利润最高达近千元。企业利润的增加为环保投入带来了有力的支撑,从而带动了污染治理和节能方面的大规模投入。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民营钢铁吨钢环保成本大约为100元至200元,以前吨钢的环保成本费用不及100元。

要进一步规范金融市场行为,避免期货市场对价格造成影响。我国钢铁期货市场的投资者中,90%以上是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以套期保值为主要目的的企业占比不足5%,与国外成熟期货市场40%至50%的占比相比差距较大,市场投机氛围较为浓厚,往往在商品的实际生产规模还在增加之时,期货市场价格就已上涨。因此,还应该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规范金融市场行为,以避免期货市场对商品价格的影响。